瞎扯吧——奇闻异事,天下奇闻,灵异事件,奇闻怪事,未解之谜!

瞎扯吧

神秘幽灵火车未解之谜

-|分类:未解之谜|2017-05-17 23:13:23| 未解


在长途交通工具中,火车无疑是拥有最悠久历史的一种,它以安全、舒适、装载量大见长。2009年1月,在乌克兰,有人惊恐报料:“我看见一辆火车迎面而来,却又瞬间消失了,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很快,该现象引起了全世界“幽灵火车”迷们的关注,原来早在1933年,幽灵火车就已经成为悬案,此后从1951年到现在,“幽灵火车”在欧亚大陆上出现过多次,它神出鬼没,可以无视常规物理定律,突破时间和空间,悄然出现又神秘消失。有人说,坐上这列幽灵火车的人,凶多吉少。这不是小说,它是真实存在的……

在欧洲东部和俄罗斯,最为奇特的神秘现象之一就是“幽灵”火车之谜,历史上曾有过许多关于“幽灵”火车的报道,怪诞的“幽灵火车”事件曾经在俄罗斯的一些报纸媒体上多次报道,莫斯科大学的科学家也曾经对“幽灵火车”现象进行过调查研究。但是,由于铁路部门始终不愿意将这类没有办法解释的现象公之于众,所以还是有一些与“幽灵火车”有关系的事件依然鲜为人知。

与俄罗斯著名作家果戈里头骨遗失有关的火车失踪事件就是其中之一,果戈里曾被许多人称为“俄罗斯的狄更斯”。

他于1852年去世。1931年,果戈里被迁葬到了莫斯科的达尼洛夫公墓,后来那里成了一座少年犯监狱,当他的遗体被发掘出来时,人们发现他的头已不翼而飞了。几经波折,果戈里的亲戚海军军官亚诺斯基拿到头骨,并带回到他驻防的意大利。此后不久,亚诺斯基便将装头骨的匣子托一位意大利军官带给一位俄罗斯律师。

1933那年的春天,这位意大利军官带着果戈里的头骨匣子出发开始了一段漫长的旅程,他的弟弟与几位朋友一起也登上了这列火车,开始了快乐的旅行。当火车进入一个长长的隧道时,军官的弟弟想与他的朋友们开个玩笑吓吓他们,他偷偷拿了果戈里的头骨匣子作为他恶作剧的道具。可是就在火车进入隧道之前,车上的旅客突然莫名其妙的惊惶失措,这个学生当即决定从火车车厢门外的踏板上跳下去。后来他对记者说,当时有一股奇怪的带粘性的白雾将这列不幸的火车整个儿吞没了,他描述了旅客们当时那种无法言表的恐惧和惊慌情景,他承认是他从他哥哥那里偷拿了红木匣子,在这列火车的106名乘客中,只有两个人在火车莫名其妙消失之前跳下火车得以生还。地方当局事后对隧道进行了仔细的检查和搜索,但是他们甚至连火车留下的煤烟痕迹都没发现,吞噬了这列火车的隧道入口处被封住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一颗炸弹击毁了这条隧道。后经调查确证,这列火车的确在1933年消失。那是一列只有三节车厢的火车,是为旅游者从意大利的一家公司包租的,据说这列火车的模型还保存在米兰的铁路博物馆里。调查人员想从这个像玩具似的火车模型着手,找出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这列火车离奇失踪的,但是始终没有结果。

“果戈里幽灵火车”1991年又一次出现在波尔塔瓦时受到了报纸媒体的关注,乌克兰的两家报纸都刊登了这一事件。在铁路扳道口工作的一位铁路员工确定火车出现的那一天是1991年9月25日,就在那一天,来自基辅乌克兰科学院研究超自然现象的一位科学家守候在岔道口,等待“幽灵”火车的再次出现。当它再次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时,在好几个目击者的注视下他跃上了最后一节车厢,火车很快消失了,而那位想破解神秘“幽灵”火车之谜的科学家也随着这列诡异的火车一起消失,从此音讯全无。据报纸报道,在科学家失踪事件发生后,“幽灵”火车不止一次在这个岔道口出现,但是再也没有人敢跳上这列幽灵般的火车了。报纸还报道了“幽灵”火车1955年在克里米亚半岛出现的事件,火车在那里通过了一道旧的河堤,奇怪的是,那里的铁轨早已被拆除了。

俄罗斯铁路上的人将“幽灵”火车称为URO,意思是“铁路上的不明物体”据传闻,URO曾反复出现在莫斯科地区和莫斯科城,1975、1981、1986和1992年都曾出现过。莫斯科大学的讲师,物理学家兼数学家伊凡·P·帕特塞,是对幽灵火车感兴趣的一批科学家中的领头人,他们中间有铁路专家、哲学家,还有其他专业的科学家,在“幽灵”火车曾出现过的地区的火车交叉道口处他们曾进行了多次现场调查研究。帕特塞的理论认为,欧亚大陆纵横交错的铁路网是人类在地球上建造的范围最大的全球性工程,这一庞大的铁路网络可能会对时间的流逝产生影响。帕特塞认为,任何达到相当程度的空间改变都会引起瞬时的异常现象,而具有电磁特性的时间和空间是不可分离的,它们之间存在着某种联系。帕特塞的理论认为时间也是守恒的,过去了的时间并不会消失。

关于“幽灵”火车的事件发生了不少,也有不少的目击者,这一神秘现象引起了人们的极大兴趣,科学家也试图以各种理论来解释这一奥秘,但是“幽灵”火车的突然出现以及神秘消失至今仍是一个难解之谜

2009年1月17日,乌克兰波尔塔瓦市的警官舒斯特开车巡逻市郊时,发现一辆高级轿车正好是一天前被报盗窃的。

司机开车逃逸,舒斯特飞车追赶。被盗车很快驶出了市区,可舒斯特紧咬不放。那偷车贼惊慌起来,竟开车冲向一条铁路的岔道口,想横穿过去,但车速太快了,轮胎被钢轨硌得爆胎,车卡在铁轨上怎么也开不动了。舒斯特立刻下车,向偷车贼逼近。

铁路上本来空荡荡的,一列火车也没有,这也是偷车贼敢横穿铁轨的原因。但是,一声火车的汽笛突然响起,离偷车贼不到十米远的铁轨上竟出现了一列火车,向卡在铁轨上的轿车冲了过来。

舒斯特和偷车贼目瞪口呆:这火车是从哪来的?短得只有三节车厢,像是临时拿来凑数的古董火车。它的样式太古老了,居然是早被淘汰的蒸汽机火车,以跟自行车差不多的速度晃晃悠悠地将铁轨上的高级轿车撞了出去。

舒斯特见被撞开的轿车打着旋儿向自己撞来,连忙躲闪到一边。偷车贼却趁机攀上了火车,钻进了第二节车厢里。当舒斯特追过去时,偷车贼得意扬扬地向他挥手。

这时候,第三节车厢的一个窗口出现了一个中年女人,穿着老式的碎花裙,茫然地看着窗外。

舒斯特大怒,快步跑向火车车尾,火车的速度并不快,他的手指很快碰到了车尾的栏杆。只要握住栏杆,腰一用劲,舒斯特就可以登上火车了。

“别上去!”一声尖叫吓得舒斯特打了个哆嗦,他停顿了一下,立刻被火车甩下了数米远。一回头,他看到一名铁路工作人员正在不远处招手,神情焦急。再一回头,他更是倒吸了一口冷气:那列火车周围的环境像是被小石子投进水塘一样起了涟漪,空气仿佛能用肉眼看到一样扭曲起来,火车不见了。

“它不见了?”舒斯特结结巴巴地对刚跑过来的老铁路工说。

老铁路工一脸惊悸地说:“你真幸运!要是上了那列火车,你就再也下不来了。那是‘果戈里幽灵火车’啊!”

“果戈里幽灵火车?”舒斯特满脸疑惑,他自幼在西伯利亚生活,最近才搬到这里,根本不知道老铁路工在说什么。

老铁路工叹了口气:“这列幽灵火车太出名了,1933年消失在前面不远的隧道里,之后又神出鬼没。算了,我说了你也不信,还是自己回去查报纸吧。”

舒斯特冷汗淋漓,他虽然不知道老铁路工在说什么,但火车神秘地消失在自己眼前却是不争的事实。回到警察局,他把事情一说,同事们都大吃一惊,也有人说他是夜班工作太累,导致产生了幻觉。头儿给他放了三天假,让他回家休息。

舒斯特却不愿意闲着。根据被盗车上遗留的指纹,他查出偷车贼名叫伊达,住在贫民区,唯一的亲人是七十多岁的奶奶。老奶奶的眼睛都快瞎了,她并不知道伊达失踪的事。舒斯特走遍了伊达所有可能去的地方,询问了他的伙伴们,两天后,确定伊达真的失踪了。

舒斯特又跑去铁路部门询问,铁路部门也许是不想让恐怖事件吓到乘客,拒绝回答任何关于幽灵火车的问题。舒斯特就一头钻进了图书馆和档案馆,寻找与“果戈里幽灵火车”有关的新闻和档案。他搜索了大量资料,直看得头晕眼花。

第二天晚上,舒斯特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看到一辆车停在公寓门口,车上坐着一位年迈的老人。老人一见舒斯特就问:“你就是那位刚刚见到‘果戈里幽灵火车’的警官吗?西索伊,那名老铁路工跟我说了你的事情。听说你在寻找关于幽灵火车的资料,或许我们可以互相帮助。”

老人叫托尼,原籍意大利,今年84岁,是“果戈里幽灵火车”两位幸存者中至今唯一尚存人世的。虽然事情过去七十多年了,但一提起幽灵火车,他仍激动万分。

著名大作家果戈里逝于1852年。1931年,他的尸体被迁葬时发现头骨失踪了,几经波折,他的一位亲戚找到了头骨,并带到驻防的意大利。1933年春天,亲戚将装有头骨的匣子委托给一名意大利军官,让他带回俄罗斯给一名律师,这名意大利军官就带着弟弟托尼和朋友们一起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