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扯吧——奇闻异事,天下奇闻,灵异事件,奇闻怪事,未解之谜!

瞎扯吧
  • 当前位置:首页 > 各朝历史 > 聊城历代清官之任克溥:清廉刚正树家风

聊城历代清官之任克溥:清廉刚正树家风

-|分类:各朝历史|2019-04-13 22:37:36| 中国历史 中国古代史 清朝 康熙

任克溥字海眉,聊城县(今东昌府区)人。

九代武官之后的任克溥,因为家境富裕,极易做到不以小利为计。三十一岁时,他成为进士,到南阳任推官。他决狱十分果断,但具有仁恕之心。这下,使得他声QK 鹊起。时间不长,他就被提拔为吏部给事中。

顺治十四年,任克溥由吏部转至刑部。此时,顺天府科考出现舞弊现象。任克溥了解到真实情况后,奋然上疏。检举揭发顺天乡试给事中陆贻吉与同考官李振邺、张我朴交通行贿,标价出卖举人。皇帝批示,让吏部、都察院严格审理。判决陆贻吉、李振邺、张我朴,穿针引线人物蔡元禧、进士项绍芳,行贿举人田耜、邬作霖坐斩。并且,命礼部复试。此外,被褫夺流徙的又二十五人。考官庶子曹本荣、中允宋之绳降调外地为官。

康熙十一年(1672年),任克溥任通政使。有一个王公将军负责捉拿逃犯;他与任克溥商量,拟行一纸公文,规定捉住逃犯的人可以升官。任克溥认为此举很不妥当。他停止行文,并且上疏皇帝,请求制裁王公将军。康熙皇帝认为任克溥的主张正确,就说都说任某能干,佐以此事,确实如此。时间不长,便提拔任克溥为刑部右侍郎;后又转为左侍郎。

康熙十八年(1679年),任克溥六十一岁,老当益壮,时时想着建功立业。不想,有一个姓刘的聊城人跑到北京,诬告白莲教将在聊城作乱。朝廷闻报,自然紧张。于是,就有大臣建议皇帝派兵进剿。任克溥对皇上说:“姓刘的是一个疯子,我早就认识他,不必把他的话当真。”皇上虽然采纳了任克溥的意见,没有采取军事行动。但是,皇帝对任克溥没有第一时间禀报,多少有点不满。

京察开始了。平时不屑交通吏部官员的任克溥,被评定为“才力不及”;并且,吏部建议皇上把任克溥降级使用,调往别的地方任职。皇上知情后,命令重新议定。这次,吏部官员竟然使用了“不谨”两字,来评价任克溥。于是,任克溥的官职便丢掉了。

对吏部官员的做法,任克溥嗤之以鼻。他整顿行装,买舟南下。秋风把船帆吹得满满的,大运河的水波轻轻荡漾,任克溥的心情十分愉快。无官一身轻,他要在东昌那片土地上优游卒岁,乐哉悠哉地度过晚年岁月。

回到老家,他用三十年积累的俸禄,兴建一座绮园。绮园里有卧室,有书房;还有一个后花园。在这样的环境里,任克溥读书写字,督课子孙。此外,对祖上传下来的田产,他也进行认真的管理。陆陆续续,任克溥资助地方建设了好几所学校。兴致来了,他亲自去学校讲解四书五经,讲述历代兴衰。

一晃,二十年过去,任克溥八十一了。这年,是康熙三十八年。康熙皇帝沿着大运河南巡。任克溥得到消息后,与知府一块前往临清迎接。

正当盛年的康熙皇帝,看到年迈的任克溥下跪迎接,心里一动。想想二十年前,任克溥并无大过,只因“不谨”二字免除官职,确实有点不妥。他对任克溥温言抚慰。随即,康熙下旨,任克溥官复原职。其实,这也只是安慰一下而已。八十一岁了,还能有什么作为。稍后,又因任克溥年过八十,实在称得上是耆硕,下旨加尚书衔。这自然是名誉职务了。

四年过后,任克溥去世,享年八十五岁。

任克溥为官,世人有“一文不妄取,贿赂不入门”的评价。他所担任的吏部给事中、通政使两项职务,都有参与国家大政、大狱及会推文武大臣的职责。在如此重要的位置上,只要任克溥稍一放松警惕,就会有人行贿。但是,任克溥自有清廉自守的定力,使得行贿者无一得逞。在任克溥的影响下,十几个后代人物或任知府或任知县,无不清正廉明,尽力国事。

一个人,如果自身污浊不堪的话,说几句冒充廉洁的漂亮话或许可以。但如果向皇帝上疏,提出惩治腐败的建设性意见、弹劾某某人贪贿,则是不可能的了。任克溥自身清廉,自然敢于建言献策。

对当时的腐败,任克溥认识得很清楚。他在一篇上疏中写道:督抚初受命,群馈裘马、弓矢,而为督抚者亦饰观瞻、趋奢侈,一时费累万。上任后,为酬报取偿,遂苛索属吏,贻累于民。请敕督抚赴官之先,屏绝馈送,勿铺张行色,以俭养廉。

在另一道疏文里,他写道:有司十分精神,三分办政事,七分奉上官。迎送细节也,有因失而受辱者矣。参谒屡禁也,有渐远而获谴者矣。馈送严饬也,有以奔竞之疏密定官评之优劣者矣。有司精神有限,竭尽心思,弥逢上官之不暇,而何暇于政务乎!

难能可贵的是,他不仅提出了问题,还指明了办法:惩於弊后,不若杜於弊先。

惩於弊后,不若杜於弊先。任克溥的这句话,真是说到了点子上。官员贪污受贿了,处分他、惩罚他,都是事后行为。不如在官员作奸犯科之前,就严厉地杜绝了他的犯罪行为。

聊城 武俊岭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