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扯吧——奇闻异事,天下奇闻,灵异事件,奇闻怪事,未解之谜!

瞎扯吧

缘梦浮生(民间故事)

-|分类:各朝历史|2018-11-09 21:10:01| 观音 剑道 南海 民俗

她,一个仙子,师承南海观音菩萨。

他,一个剑客,出自大唐门下。

许多年前,有一个人像一阵风一样掠过她的生命,他以为他来去会不留痕迹,却不知随风而起的重重海浪足以消磨过她一生的似水流年。

在灵璧城,她看见他与一青衣儒生决战。仙子修习上乘佛法,本应心如止水,但那一刻,仿佛是前世因缘,一向静心的她却施展法术步踏凌波穿过了人群。

南海,观世音菩萨叹息道:“真是孽缘啊,万般嗔痴,皆由此生,前世的结怕今生也难以解开了。

他胜了却受了伤,在城外她找到了他,她指尖结兰,意由心动,一层水雾包裹了他,瞬间化为无形。

他脸色稍稍恢复了点,他笑:“多谢仙子相助。”

不要叫我仙子,我叫梦亦非,她微微一笑。

他又笑:“好,我叫步剑城,大唐门下。”

她回南海,他送她

“你总是喜欢和别人打架吗?”她不解地问。

“不喜欢,但必须。”

“为什么?”

“因为我是一个剑客,我以手中的剑为最终信仰,我的最高理想就是达到剑道上的完美无缺。而这只有通过一场场决斗才能实现。”

“一个剑痴,你总能赢吗?”

“有时也会输的”

“那就会受伤啊。”她低头叹道。

他再笑:“剑痴的命运就是死在决战中。”

二人沉默每天他练剑,她练法。

她站在一株花树下,白衣垂地,树上的花和她的衣袂一样洁白若雪。一片五色光芒笼罩她的全身,她变幻出修习时的形态,足踏莲花指如兰,雪衣无尘,长发如瀑,头上闪显一道柔和的佛光。

不经意间听他叹息都:“好美啊!”她凝视着他,一滴眼泪自光芒中掉落。仙子莲池之泪幻化为珠滚落他的身旁,他俯身拣起。

那一天终于来了。

天魔宫六大高手围攻他们,他从不让她动手,哪怕死也不。他封了她的穴道一人独挑六大高手,最终,他倒下了。

她带着他施法回到南海普陀山。

白衣大士,宝相庄严。

她伏在莲座之下,一言不发泪如雨下。大士一声长叹:“缘生缘灭,缘减缘生,轮回与生死皆是天道不可强求,亦非,你有什么不明白吗?”

明白,我什么都明白,她只是叩首依然泪如雨下。

“他是剑痴,你是情痴。两人都是心魔深重真是前世罪孽。也罢,为师让他还阳,但天地逆理是有代价的。亦非,你本可与天地同寿,亦若步剑城还阳你将修为折尽只余十年寿命与凡人无异。

“感激师父大慈大悲,弟子不肖有负师父厚爱…”她颤声回答。

“情字误人到如此境界,这是你命里注定,为师亦无话可说。前世五百次回眸,不过换得今生一次擦肩而过,有缘与无缘只在一线之间,亦非,你若以为让步剑城还阳可以换得十年相守的话,他日莫为今朝的选择后悔。

观音大士以净瓶水为引施展还阳术,还她一个步剑城。

只是,活过来的真的是步剑城么?是那个春日在灵城对她笑的步剑城吗?

他醒了,眼神略显疲惫,握着剑的手一直没有松开。他伸手抱住她低声道:“亦非,对不起,我终是没办法背叛我的心,我欠你的,来世再还。”

难道是前世积累的缘分不够么?今生,只是一次擦肩而过而已,如此而已。

他要去闯乾坤九阵。乾坤九阵,九生九死,问心问道,葬尽英雄。过,得悟剑道的终极;不过,则死。

他无法容忍失败,在他心中剑道高于一切,高与他的生命甚至是她的。

紫竹林里,她微笑,欲哭无泪。

世人只知浮生若梦,又岂知梦亦非。

他深深地,深深地最后看了她一眼,消失在紫竹林深处。

南海的潮声,朝朝不歇,伴着日升月落。

南海精舍里,她将记载乾坤九阵的典籍读了无数遍直到每个字都刻在她的心底。每天她听着潮声等待一个消息,或生,或死,总须一个结果。

南海的风吹起她心底的潮,层层不尽。忽然一声啼叫,一只辰风鸟从天际飞来带给她一颗珠子,步剑城随身携带的仙子之泪。

她闭上眼,心底的海一下子静寂无声,等了许多日,那个结果终于出现了。整个世界一下子静寂下来,忧伤如海般深沉,仿佛是时光不知该如何再继续。

一个清亮柔和的声音自远处传来:吾乃乾坤九阵之主马家二少,剑客步剑城,败于忘情劫,剑魔入心本应一死,但紫霞仙子念他心中有一段情思刻骨特免一死,囚于忘情劫十年除尽心魔。步剑城心有一执念,名曰梦亦非,纠缠于心不能或忘。故次念化为辰风鸟,衔珠与尔定十年之约。

原来他没死,与她还有十年之约。她还能等十年吗?但命里注定,其能奈何。

她将明珠埋在精舍旁,每日用海水浇灌。她则继续读经、听潮、看海,恍恍然,难辨前世今生。

明珠已破土而出,长成一株旱地莲花,带着淡淡的光芒含苞待放。但很久过去了,它仍是一个花苞始终不肯开放。

前世今生,缘起缘尽,她已明了,心中空明如镜。

十年,不过是一个弹指间,闭上眼的瞬间,思念,已十年。

十年归来,已是曾经沧海。

紫竹林外,“弟子步剑城求见大士门下梦亦非”

“世上已没有梦亦非了。”

许久,他喷出一口鲜血。

南海精舍旁,那株旱地莲花,洁白无垢,含苞而立。那花苞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间,盈盈开放,瞬间成灰留下的还是最初的仙子泪。

将明珠捡起紧握与掌心,许久之前欠下的两行英雄泪终于缓缓流下,难道人生若只如初见。

观音大士,他微笑着流泪,拔剑:“菩萨,步剑城不信命,从前不信现在也不信。来不及相见,也不过是错过了三天;来不及相守,也不过错过了一世。下一世,轮回中,我要把这缘分追平。菩萨大慈大悲,还请助我。”

剑锋过处,血如莲花。

说什么前世今生,都已成过去。我以性命相陪,难道轮回道里就追不上你的脚步?亦非,梦亦非。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