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扯吧——奇闻异事,天下奇闻,灵异事件,奇闻怪事,未解之谜!

瞎扯吧
  • 当前位置:首页 > 各朝历史 > 魔装学园hxh,我的黑道男友小说结局, 紫焰17 入阵(上)

魔装学园hxh,我的黑道男友小说结局, 紫焰17 入阵(上)

-|分类:各朝历史|2018-04-24 02:30:04| 魔装学园hxh 我的黑道男友小说结局

确认西修斯洗好澡、吃完东西真的乖乖躺上床睡觉之后,索利特意出门绕去德馨雅夫人庄园旁的孤儿院,看看有没有他能帮得上忙的地方。

其实他主要是想关心一下德馨雅小姐,毕竟城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任谁都会感到惊慌害怕的,而且还有这么多年纪幼小的孩子需要安抚照顾,肯定会比平常更加辛劳。

见孤儿院附近有骑士和魔法师在轮流巡逻把守,索利稍感放心,正犹豫要不要上前敲门的时候,孤儿院的大门就从里面被推了开来。

一名身穿粉色素裙的年轻女子站在门口前的阶梯上,神情担忧地抬头望着北边的天空,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收回视线,当她注意到不远处索利健实挺拔的身影时,不禁有些意外。

「啊,索利老闆,你怎么会在这儿?」

索利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德馨雅小姐,我是刚巧路过,所以想说顺便来瞧瞧,你们这边是否安然无事……」

漂亮女人回了他一个浅笑,朝他走近几步,「我们这里目前一切都好,只是孩子们很害怕,夜里睡不太安稳,需要大人在旁边轮流陪着。」

索利点点头,「这也难免,大人都会觉得担忧恐惧了,更何况是他们?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有空我会再过来,如果有什么我可以帮得上忙的地方,请不用客气,儘管开口。」

「谢谢你,外面现在似乎不太安全,你赶紧回家吧,小心别受了伤。」德馨雅小姐柔声说道,眼里是掩藏不住的关心。

「嗯,我会的。」

索利心中微泛起甜蜜,德馨雅小姐担心他的样子,特别可爱。

她心里应该也是在乎他的吧?他可以感觉得出来,德馨雅小姐看他的眼神和看别人不一样,不过……

索利轻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他从来都没有跟任何一个女人告白的经验,万一失败了,那岂不就连见面都会尴尬死吗……难道真的要像西修斯那小子说的,强势一点?可要是起了反作用而被讨厌怎么办?

索利一路纠结着走回普仁街角的布庄,这几天生意应该也做不成了,附近的街道住宅几乎都门户紧闭,除了巡街的骑士和魔法师,甚少有人在外面走动。

「差点就忘了,得先帮西修斯準备点粮食和水,还有衣物和一些防身的东西才行,谁知道他这一去会花多久的时间,唉,真是让人不放心……」

西修斯醒来的时候,就看到自己的床头旁放着一个鼓起的黑色背包,猜想应是索利替他準备的行李,便随手拿过来翻看了一下。

「……啧,塞一堆金币给我做什么?我又不是去困兽阵逛街的,难不成还要我丢赔偿慰问金给牠们?连香皂也有?拜託,谁有那个闲工夫在那边悠哉的洗澡啊?我有傻到把自己洗得香喷喷的然后自动送上兽口吗?」

索利不知何时抱胸斜倚在门框旁,「你一个人在叨念什么?还没睡醒说梦话吗?」

西修斯将包包随意的往旁边一推,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我睡多久了?裂缝那边有没有新的魔兽跑出来?」

「现在是下午一点,广场那边暂时没什么动静。刚才霍辛会长有派人来过一趟,通知你晚上去地下商城,城主大人要亲自招待你吃晚饭,为你和院长大人他们饯行。」

西修斯懒洋洋的又躺回床上去,一手枕在后脑勺下面,「送行啊……那我等等先去三星沙岸,傍晚再直接过去。」

「不睡了?我先帮你脚上的伤口换个药吧。」

索利拉开椅子在床边坐下,脸上的表情欲言又止。

「叔叔,你有话就直说,干嘛摆出一副便祕的脸给我看?」西修斯配合的把腿伸直,让他拆下纱布。

索利翻了一个白眼,「我说了你就会听吗?」

「这个嘛……其实我常常听你的话啊,难不成你没感觉到?」

「是吗?什么时候?」

「你叫我吃饭的时候。」

索利:「……」

西修斯忽然痛叫一声,右腿猛地一缩,「叔叔,你下手也太狠了吧?没事干嘛戳我的伤口!」

「啊,不好意思,一时失手,很痛吗?」

索利对他露出一个假笑,那表情一看就知道是故意的。

西修斯撇了撇嘴,连「啧」两声,「这么阴阳怪气,根本就是欲求不满的徵兆嘛……」

「别耍嘴皮子,我是要跟你说正经的事情。」

西修斯闻言坐正了身体,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此行除了要小心暗黑魔法不被院长大人他们发现以外,还得记住一件事,你不可以过度使用紫焰。」这是最让索利不放心的地方,五年前西修斯差点就被紫焰反噬,他担心会重蹈覆辙。

「放心啦,我有分寸的,不要这样恶狠狠地盯着我。」西修斯摆了摆手,「而且我现在成年了,对紫焰的控制更加炉火纯青,不会像以前一样失控。」

索利沉默了一阵,然后缓缓开口道:「你……会不会怪我,不让你回去复仇,夺回属于你的位置?」

西修斯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指,轻声说道:「我要怪,也应该是怪我那个丧尽天良的大伯,怎么会是你呢?这些年,如果没有你,我想我一个人也撑不下去。」

索利抿了抿唇,「你还记不记得,上次问我的那个问题?」

「记得啊,我问你能不能在家里养黑熊,你不是拒绝我了吗?该不会你现在改变心意了?」西修斯眼睛一亮,定定的回望着他。

「……不是那个!」

西修斯用有些失望的语气说道:「喔,不然你要说的是什么?」

索利叹了一口气,「去年,你因为过度使用魔法昏倒在家门口,我气得禁足你一个月,你当时反问我,你做错了什么,还记得吗?」

西修斯咕哝道:「拜託,这不是上次,已经是上上上上上次了好吗?」

一看到索利威胁地瞇起眼,他忙不迭的点着头,「记得、记得,可是为什么突然说起这个?」

「那时候我没有回答你,是因为我反驳不了,不过现在我有答案了。」

西修斯有些无语,「呃……想不到我的问题保鲜期这么长,难为你了叔叔,保管得真好。」

索利没有理会他的调侃,逕自接下去道:「你想为这片土地尽一分心力,出发点确实是没有错,但不应该是抱着救赎的心态,而完全不顾自己的性命安危往前冲。你别嫌我烦,老是重覆说着一样的内容,因为我很害怕,比你想像中的还要怕失去你。」

西修斯垂眸不语,好半晌没有说话。

「我必须承认,我虽年长你十一岁,但很多时候,我是需要你的。在这片陌生的大陆上,只有我们两个相依为命,若不是你,我也肯定熬不过这种孤单寂寞的感觉。我想,你就是因为了解这种感受,所以才特别喜欢陪着孤儿院的那些孩子在一起吧?」

西修斯认真的看着他,「我懂你的意思,所以……」

「嗯?」

「等我这次从困兽阵中回来,我就想办法凑合你和德馨雅小姐,让你不再感到孤单寂寞,你看怎么样?」

「……」索利咬牙,「重点是这个吗?」

西修斯慢吞吞地抓过枕头旁的上衣,「好啦,我都明白,我保证,这次进裂缝不会胡来,你也别再提这事了。」

索利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没办法,因为你的不良纪录太多了,所以我非得说好几遍才放心。记着,身为王子,是绝对不可以食言的。」

西修斯呢喃道:「唉,比起王子,我更想当老子,至少没人敢管我……」

「……」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