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扯吧——奇闻异事,天下奇闻,灵异事件,奇闻怪事,未解之谜!

瞎扯吧
  • 当前位置:首页 > 各朝历史 > 鸾凤鸣by无谓悲伤(高H),天上院明日香的卡, 紫焰20 与兽同行(下)

鸾凤鸣by无谓悲伤(高H),天上院明日香的卡, 紫焰20 与兽同行(下)

-|分类:各朝历史|2018-04-24 02:30:03| 鸾凤鸣by无谓悲伤(高H) 天上院明日香的卡

西修斯盘腿坐在一处较为平坦的大岩石上,握拳敲了敲有些痠疼的大腿,他眼尖地注意到普洛奥多手指上出现的玉戒指,忍不住问道:「我们已经离开上一层了?」

「还没。」普洛奥多从魔法空间袋中拿出一壶水和一条长麵包出来,撕成了三块,分递给他们,「我估计那头巨兽应该也追不上来了,所以才先收回玉戒,放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毕竟这里不太平静,我们随时都有可能会被突然冲出来的魔兽袭击。」

闇殷一边把麵包塞进嘴巴里啃,一边在附近来回地走动警戒着,不远处的岩峰上聚集了好几只暗黑魔兽,虽然目前还看不出牠们有任何攻击的意图,只是时不时的鸣叫几声,但他仍不敢掉以轻心。

西修斯抬头盯着天空,纳闷道:「为什么过了这么久,天色都还是像傍晚一样,没有半点变化?」

「困兽阵里的世界便是如此,既没有白天,也没有黑夜,是魔法创造出来的另一个平行时空。」

哆狼用耳朵蹭了蹭普洛奥多的膝盖,于是普洛奥多打开水壶的盖子,然后又从空间袋里捞出一个粉红色的小脸盆,把水倒进去给牠喝。

「困兽阵被创造之后,就会一直存在,永远不会消失吗?这里居然有两百年以上的历史,实在很不可思议。」西修斯环顾四周,他虽然有听过困兽阵这玩意,但其实了解得并不深。

以前还在斗岚大陆的时候,西修斯把双子峰当自家后院一天到晚往那里跑,他也不曾同时看过这么多的魔兽排排站在一起,这次实在是长见识了。

说害怕倒也还好,只是有些疑惑,因为斗岚大陆并没有所谓的暗黑魔兽,儘管有些魔兽会使用暗黑魔法,但和这里看到的型态差很多。

「原则上是如此,不过世事没有绝对,就好比这次突然出现的裂缝,从理论上来说是不该存在的,可却活生生的呈现在我们眼前。」

哆狼喝完水后,摇了摇尾巴,看着普洛奥多把牠珍爱的粉红色脸盆擦乾收好,这才趴在一旁休息。

「这么说也对,凡事都会有例外嘛,那……特地隔出这样的一个空间,意义在哪?」

普洛奥多沉吟了一下,「你知道为什么那天在广场上,我们不直接把那只黑翼兽给杀了,反而大费周章的将牠弄进困兽阵里吗?」

西修斯眨了眨眼,「因为你们不愿意杀生?」

「呵,暗黑魔兽是兇残暴虐的物种,除了给手无寸铁的人类带来死亡和伤害,并没有任何的益处,我有什么理由不杀了牠们?」

西修斯身子微向前倾,「别吊我胃口了,所以原因到底是什么?你有收集癖?」

「因为不能杀。」普洛奥多优雅地撕着麵包,一小片一小片放进嘴里嚼着,「暗黑魔兽的身体里藏着大量的阴煞之气,一旦牠们死了,那些阴煞之气就会全数被释放出来,即使是最小型、等级最低的魔兽,其体内的煞气都足以让整个村庄的人致死,产生幻觉或变得狂怒暴躁都还算是轻微的。再加上,从魔兽身上流出来的血,是世间最毒的液体,即便只有一小滴落在地上,整片村庄的土地也都会失去了水分和营养,没有任何的植物能存活,就像这里,全都成了毫无用处的沙地。」

西修斯有些半信半疑,「可是我们刚进来困兽阵的时候闇殷也杀死了一只魔兽,为什么我没有受到煞气的影响?」

闇殷闻言回过头,微扬起下巴,「你忘了我以前是做什么的?」

「啊,那天在地下商城你好像说过你是猎煞师……所以你一路上一直在对空挥剑,不是为了赶苍蝇?」西修斯眨了眨眼,恍然大悟地看着他。

闇殷:「……」

普洛奥多轻笑一声,「闇殷手上的那把剑,和寻常的剑不同,镶嵌在剑柄上的七颗红心珠是关键,能够化煞解戾。因为这里是困兽阵,他才能无后顾之忧的直接把暗黑魔兽给杀了,不必担心牠们的血会对土地产生什么危害。」

「喔,这么说的话,我要是有了那把剑,也能够成为猎煞师去敛财?」

「……」闇殷再度转过头,插话道:「当然不,如果没有足够的灵力,是催动不了这把剑的,真那么容易的话,不就人人都想抢我的剑了?而且我从来没有敛财过!」

西修斯撇了撇嘴,没有再多说什么。

休息半个小时左右,普洛奥多摸了摸哆狼的头,起身对他二人道:「我们继续往前走吧,我感应到景物在大约一公里外开始产生了变化,那里充满了大量的水元素,估计就是下一层。」

由于哆狼的体力还没完全恢复,故接下来的一段路他们是步行而去的,周遭的暗黑魔兽也跟着动了起来,不过因为等级并不高,只有一级而已,所以都被闇殷和普洛奥多轻鬆的给解决掉了。

越往前走,高低不一的岩峰越来越稀少,四周也益发安静,魔兽的蹤影几乎看不到。

「这湖也太大了吧……根本就看不到尽头……我们要怎么过去?」西修斯的脚步不由自主地放慢了下来,皱眉盯着前方被蒙上一层薄雾的景象。

普洛奥多在沙地和湖水的交界处前蹲下身单膝碰于地,谨慎地朝下方青绿色湖面张望着。

哆狼垂下头,沿着湖缘来回走动,不断用鼻子在沙地上嗅闻着,也不知道闻出什么东西来。

「院长大人,里面好像有东西。」闇殷挥剑化掉煞气,凝眸细看,发现湖下方有几道影子闪过,但因为速度太快,他根本就没来得及看清。

西修斯不以为意,「湖下有东西很正常吧?一定是鱼或水草之类的。」

「你说对了一半,那些是鱼兽。」

身为圣兽魔法师的普洛奥多见多识广,从那些大黑影的体型和外观来看,应该和他猜测的差不多。

「我说,臭毛兄会不会狗爬式?我们要骑着牠渡湖吗?」

哆狼闻言用爪子刨了一些沙在西修斯的鞋子上,以示对他的不满。

西修斯啧了一声,蹲下身拍掉鞋上的沙子。

「在不清楚下方的鱼兽会不会攻击我们之前,哆狼还是不要冒险下水比较好,万一被咬到就麻烦了,我来想想其他的办法。」普洛奥多打开他的魔法空间袋,伸手在里头翻找了一阵。

西修斯好奇的凑头过去看,但是被哆狼硬是用身体给挤开到一边去,牠自己摇着尾巴坐在普洛奥多旁边,闇殷见状忍不住闷笑出声。

「就用这块魔法叶好了,闇殷,借你的灵力一用。」

普洛奥多拿出一片巴掌大小的红色枫叶递给闇殷,西修斯立时眼睛一亮,「这也是魔法道具?你自己做的吗?回去之后我们交流交流一下怎么样?」

「大部分是在魔法市集或公会里买的,我对魔法道具的製作没有什么研究,你要是喜欢,回去之后随你挑,就当送你了。」

西修斯也不客气,欣喜的点点头。

而被闇殷注入灵力的魔法叶子,此时也慢慢的涨大,直到扩充成能够容纳三人一兽的大小时,他才缓缓收回手。

普洛奥多轻轻一脚把叶子踢下湖面,特别叮嘱道:「记住,上去之后,一句话都不要说,能不惊动那些鱼兽是最好,否则会很麻烦。」

西修斯站在二人一兽中间,到目前为止他都还没使上什么力,因为普洛奥多和闇殷对他的保护太过明显,就像现在一样,把他给护在中间。

若是一般人可能心里会充满了感激,但对西修斯而言,他并不是很喜欢这种被保护的感觉,总会无法避免的想起五年前,那些死士为了他而丧命的画面。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