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扯吧——奇闻异事,天下奇闻,灵异事件,奇闻怪事,未解之谜!

瞎扯吧
  • 当前位置:首页 > 各朝历史 > 尹向晚闻言就拼命地护住肚子,慕绾绾大笑起来

尹向晚闻言就拼命地护住肚子,慕绾绾大笑起来

-|分类:各朝历史|2018-04-17 00:00:07| 元朝 于瑩瑩 整形

尹向晚闻言就拼命地护住肚子,慕绾绾大笑起来

“走开,不走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一个疯疯癫癫的女人跑上天台,对众人说着。

陆靳南追上来,紧张道:“别冲动,绾绾!”

慕绾绾发疯的眼睛突然定睛在了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身上,笑着指着她说:“叫她过来陪我,快点儿!”

“慕小姐,这是有七个月身孕的孕妇,我们叫别人过去,你看……”

“不行!就要她就要她,快!”

陆靳南盯着那个挺着肚子脸色苍白的女人,怒斥道:“快去啊,没听见绾绾叫你!”

尹向晚紧紧捂着小腹,感慨自己来的真不是时候,来医院看望母亲,却被陆靳南拉过来面对发疯的慕绾绾。

“陆靳南,慕绾绾疯成这样,她怕不是要带着我一起跳楼,靳南……”

“你不过去绾绾就没命了,你难道这么恶毒吗?你是自己过去,还是要我叫人押你过去?”

面对丈夫冷情的语言,尹向晚在保镖本上来钳制住她之前,死死咬唇颤声说:“不用了。我去……”

她才是陆靳南的正牌妻子啊,陆靳南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为了他发疯的情人,连他妻子和孩子的命都不顾了。

尹向晚步履蹒跚着过去,到了天台边上的时候,却被慕绾绾一把抓着头发拽了过来。

尹向晚凄惨叫了一声,警察们吓得惊呼起来。

“都别过来!”慕绾绾仗着自己掌握着两条人命,肆无忌惮地威胁着。

尹向晚吓得瑟瑟发抖,忍着头皮的撕痛,说:“慕绾绾……我可以陪你跳楼,我不怕……但求你让我生下孩子,孩子是无辜的,等孩子生下来,你想我死的话我陪你死!”

慕绾绾冷笑,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说:“谁要陪你一起死?你还想生下孩子?我要的就是你肚子里孽种的命!”

什么?

尹向晚闻言就拼命地护住肚子,慕绾绾大笑起来,然后先狠狠甩了她几个耳光,将她脸扇肿了,嘴角都流出血来。

这还不算,慕绾绾见拉不开她护着肚子的手,就发狠地朝着她的肚子踹了过去,一下,两下,三下,一下比一下狠……

对面的陆靳南看着额上青筋都在跳,一下下像是砸在心脏上,尹向晚浑身剧痛却死都不放手。

慕绾绾越踹越恨,最后抓起铁块要扎进她肚子里,陆靳南从牙缝里喊出几个字来:“杀了她你会坐牢的!绾绾住手!”

是啊,她的精神病报告还没下来,这时候杀了尹向晚当然不行,还得留她多活两天。

慕绾绾恨得咬牙,眼神一变说:“真可惜不能现在要你的命,但尹向晚,我能毁了你的脸!”

说完,铁块大叫一声落下,尹向晚手捂着肚子躲闪不及,脸上的伤赫然形成,深可见骨,血喷了三米还远……

凄厉的惨叫声荡开在医院上空,尹向晚满脸是血的倒下去。

尹向晚闻言就拼命地护住肚子,慕绾绾大笑起来

警察冲上来。

但在剧痛昏厥的前一刻,尹向晚却看到,丈夫陆靳南不顾她的死活跑向了慕绾绾的身边……醒来的时候尹向晚觉得脸已经痛得没了知觉,从小护士们的交谈中尹向晚知道,她整整昏迷了三天,陆靳南却一面都没出现。他一直陪着慕绾绾,甚至不管她尹向晚被毁了容,又差点被踹掉了七个月的胎。

心啊,比脸痛。比肚子更痛。

如果不是尹向晚摸向小腹的时候发现肚子还是隆起的,她真的一瞬间都不想活了。

爱与不爱,差距真的就这么大吗?

大到隔着生死的时候,哪怕她和慕绾绾同时身处险境,慕绾绾的一根头发还是比她的命和孩子都重要。

尹向晚内心悲凉,医生过来委婉地告诉她说“脸上伤口太深,恐会留疤建议整容”的时候,她也只是笑笑,说:“整容他也不会喜欢我的,所以,算了。”

医生不明意味地说道:“但是这样你总会吓到你丈夫和孩子的啊。”

尹向晚心中酸涩,只好说先考虑一下,等到出院保胎以后,这件事却不知怎么就传到了陆靳南的耳朵里。

“我还以为你受这么重的伤会先在意孩子,却没想到,你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求医生给你整容!尹向晚,你的脸竟然比孩子的命还重要吗?!”

一回到家,陆靳南就将钥匙拍在桌上,气得手掌都拍出了血来。

尹向晚没想到他竟然会这么认为,想起那天在天台上他的所作所为,她气得浑身都哆嗦,颤声说:“我不在意孩子?那天如果不是我死死护着,孩子早就没了!陆靳南,我是在拿命护着我们的孩子,可是你呢?你看着你的情人踹他,不遗余力地踹!你却就这么放纵她伤害孩子无动于衷!”

陆靳南脸色憋得通红,攥紧拳头,道:“绾绾那是疯了!当时的情况下我能怎样?你别血口喷人!”

“再有,绾绾为什么会发疯你难道不清楚吗?当年我们误会分开,回来后你怕她成为你的威胁,是你打掉了她的孩子摘掉了她的子宫,你剥夺了她这辈子做母亲的权利,难道她没有理由恨你吗?”

尹向晚忍不住哈哈大笑:“那如果她恨我恨到要杀掉我们的孩子,我难道也由着她吗?陆靳南,你是不是这个意思?!”

没想到,陆靳南噎了一下,脸色极其复杂,黯沉的眸光也变了几变。

他看了一眼她紧紧护着的小腹,沉声说:“如果她要的是这个的话,也不是没可能!”

尹向晚的大笑立刻停止了,脸色霎时变得惨白,像个尸体一样。

她捂着肚子瑟瑟发抖,往楼上缩去,颤声道:“你想做什么?……陆靳南,你别乱来,你如果敢碰我的孩子,我跟你拼命!!”

陆靳南像个地狱出来的厉鬼一样,一步步逼近,说:“这都是你欠绾绾的,凭什么不可以?”

“哈哈哈……我欠绾绾……”尹向晚心里的恐惧让她笑着流下泪来,抖得停不下,“我从来没有欠她,我说过无数次了,是你不听,她的孩子不是我弄掉的,孩子也不知道是不是你的,她的子宫在不在还未可知!”

“你却早就给我盖棺定论,拍板定罪,还让我永无尽头地偿还她!”

尹向晚闻言就拼命地护住肚子,慕绾绾大笑起来

未完待续......

熏衣草书吧(xunyicaoshuba)→ 回复:58

特别推荐

数息之后,苏方又悄无声息离开浮云岛。

  李泽青与苏方碰面,见他眉开眼笑,合不拢嘴:“看你这样子得了不少好处”

  苏方拍拍腰间空空袋:“嘿嘿,一百多个空空袋,还有一块一尺大小的本源元石,浮云岛对我太客气,平白无故就送这么一份大礼”

  “的确狠赚捞一笔”

  “我要让神元界、仙鸿界、乌坦界、灵蒙界、卓天界的势力将来都知道,得罪了我,那就要让他们加倍来偿还,不要他们性命也可以,有宝物也不错”

  “你小子有点飘飘然了,等你成为化羽境,才有底气说这句话”

  “若真有化羽境修为,炎王朝也要覆灭,这次就算卖给炎王朝一个面子,让他们知难而退,否则灭了这浮云岛,也是轻易而举的事。”

  “万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前辈,走”

  两人隐藏气息,施展堪比瞬移的速度,破空而去。

  不到半柱香。

  数百尊强者赶回浮云岛。

  浮云岛主满头大汗,来到岛屿破碎的阵法前,不等下方高手汇报,一口气就飞入了岛内。

  王宫。

  “这下完了,这下完了”

  浮云岛主飞至内殿,一见到处处空空荡荡,连角落也没放过,顿时痛苦无泪,又见到下方露出来的密室,想死的心都有了。

  来到密室不想看,但还是看了过去,结果如同腌茄子一样无力地耸拉着肩膀。

  “完了,这块本源元石,可是献给王爷的,就这么几天功夫,谁知道出了岔子”

  浮云岛主一直无法回过神来,神情沮丧到了极致。

  久久之后,他才催动纹符,传递一道意念之音:“王爷,属下、属下将本源元石不小心弄丢。”

  然后焦急不安的等待着。

  一会儿纹符才传出一个极为年轻的声音:“查,查清楚,如此一块宝物,怎么能在浮云岛弄丢你若查不出个所以然,就让你的属下,把你人头带来见本王。”

  “是,属下这就去查”

  浮云岛主心凉半截,回过神来,赶紧回想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似乎想到什么,赶紧离开了密室。

  小天魔岛。

  “浮云岛主怎么走了”

  “刚刚听到消息,有人趁着浮云岛主杀来小天魔岛半途时,偷袭了浮云岛。”

  “怪不得,不然有炎王朝撑腰的浮云岛主,为何会讪讪离去。”

  “估计是、是跟这个刚刚建立的越天宗有关系”

  “能不有关系啊,浮云岛来灭它,反而自家老巢被偷袭,遭了,我也得赶回去看看”

  围在岛屿八方势力,自然不会随意离去。

  但浮云岛闹出的动静,加上他们自己埋下的细作,立即得知浮云岛所发生的大事。

  一传十,十传百。

  各种声音进入这些势力强者耳朵,他们都担心浮云岛的事,发生在他们身上,大量势力开始暗暗退离。

  至少先看看形势再说。

  此时,两道人影破空而来。

  苏方释放感应,发现很多势力纷纷消失,扬起冷嘲:“这些势力还真狡猾,苗头不对,就先撤了”

  “要在一方陌生世界,建立势力的话,又人生地不熟,十有**是不会成功的”李泽青平静的分析:“这些势力见势不妙就走了,你是不是觉得他们不值构成威胁”

  “莫非这些杂七杂八的小势力,还能翻天”

  “你太轻敌,也属正常,实则这些势力看似弱小,但吃起人来,吞占他人领地,抢夺资源,可一定也不会心慈手软,若是今天浮云岛动手了,他们一举杀入你越天宗,那么里面将寸草不生,这些势力为了生存,为了自己的利益,是不择手段的,尤其是你未在意的那些小势力,他们手段往往是无所不用其极”

“真不能无视他们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