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扯吧——奇闻异事,天下奇闻,灵异事件,奇闻怪事,未解之谜!

瞎扯吧
  •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趣闻 > 《红楼梦》里谁是孙悟空的铁杆粉丝?

《红楼梦》里谁是孙悟空的铁杆粉丝?

-|分类:历史趣闻|2017-08-07 20:11:49| 古代


文/风林秀


【作者简介】风林秀,一个崇尚自由的写手。喜欢思考,喜欢历史,喜欢国学,喜欢诗歌。著有长篇小说《双莲记》《爱情迷失的季节》,短篇小说《阳光女孩》《火狐狸》入选《就这么嫁给了他》合集出版等。短篇散见各类报刊杂志。


【本文由作者授权发布】


《红楼梦》中的人物,最不缺的就是文青范。整个大观园中,最具文青范的就是林黛玉,她的每一首诗都能直指人心。宝钗、探春、宝琴、湘云等人,每个人都有几首能直指人心的好诗。


不过,《红楼梦》中还有一个人物,她喜欢读《水浒》,能详解《西游记》,可以说,是孙悟空的一枚铁粉呢。


这个人就是贾母。


也许有人说,大观园中的才子佳人们应该都喜欢读这两本书吧,毕竟是名著嘛。还真不是这样,至少贾宝玉就不喜欢读。


(1)


就在薛宝钗过寿辰的时候,贾母一定先叫宝钗点戏。宝钗推让一遍,无法,只得点了一折《西游记》。贾母自是欢喜,然后便命凤姐点。这是第一轮点戏。


之后,又该第二轮了。这次薛宝钗点了《鲁智深醉闹五台山》,结果宝玉咕哝了一句,就好点这些戏。


单就这两出戏而言,宝玉肯定是都不喜欢的。那么黛玉呢?对于黛玉来说,她因为是借宝钗的寿辰沾光看戏不满,那么对这些“西游”“水浒”中的折本,她本来也没有什么兴趣。

那么,宝玉与黛玉喜欢什么样的戏呢?他们更喜欢的是《西厢记》与《牡丹亭》。

书中多次提到宝玉与黛玉一起探讨这两出戏,比如宝玉曾经对紫鹃说,“若共你多情小姐同鸳帐,怎舍得叠被铺床”,黛玉说宝玉是“银样镴枪头”,都是出自《西厢记》。

关于这样的书,很能吸引一些年轻人的注意力的。因为在他们认为,爱情嘛,最神圣,最纯洁,就应该旁若无人。但事实上真是这样吗?我们来看看贾母是怎么评价这类书籍的。

有一次在看戏的时候,说书的新编了一出《凤求鸾》,贾母即兴发表了一番演讲。

大意是,这些书都是一个“梗”。一个书香门第的小姐,父亲不是尚书就是宰相。小姐通文知礼,无所不晓,竟是个绝代佳人。只一见了一个清俊的男人,不管是亲是友,便想起终身大事来,父母也忘了,书礼也忘了,鬼不成鬼,贼不成贼,那一点儿是佳人?

贾母说的这个书套子,分明就是《西厢记》与《牡丹亭》嘛。为了所谓的爱情不顾礼法,一言不合就要私奔。特别是汤显祖写的那个《牡丹亭》,人死了还从坟里刨出来复活了,然后跑回家又被父母锁起来了,简直就是现代狗血剧的套路。能写出如此粗制滥造的作品来的作者,居然有人把他和莎士比亚并列起来,让人不禁又想起了“北乔峰”与“南慕容”来了。乔峰这句话说得好:想我乔峰大好男儿,却与你这种小人齐名。

其实,贾母的这番话,代表的就是《红楼梦》作者曹雪芹的观点。因为在明清两代,有一个特别不好的风气,就是“自我标榜、评比结社”之风。在明朝不同年代曾经出现了诸如“前七子”、“后七子”的文学诗歌的复古运动。可最让人尴尬的是,这些人居然没有一首诗传世。所以这什么前后七子的名字也不提了,因为提了大家也会觉得很陌生。

汤显祖就是后七子时代的人。与其他人相比,他怎么说都写了一部《牡丹亭》。在后来,他与顾宪成、邹元标这些东林党的魁首们交往甚密,成为一个拉帮结派、沽名钓誉之徒。

曹雪芹借贾母之口,揭露明朝这些腐朽遗风。实际上,后来的大清也开始效仿这种风气。大家结社结派,没事就搞一些评比,自己给自己戴一些桂冠,实际上这些人不是文人,可是却带着各种文学巨匠的头衔,把整个社会搞得乌烟瘴气。他们的作品并不传递正能量,只是抓热点,搞投机。简单讲,什么题材能火爆能流行就说什么写什么,没有任何节操可言。

所以贾母才痛斥这些流氓文人,编这样书的,有一等妒人家富贵,或有求不遂心,所以编出来污秽人家。再一等,他自己看了这些书看魔了,他也想一个佳人,所以编了出来取乐。

看来,贾母这人的三观很正啊。当然,贾母的三观,也就是曹雪芹的三观。那么我们再看看贾母是如何说《西游记》的吧。

(2)

刚才说了,贾母是《西游记》的一个铁粉。她喜欢的人是谁呀?当然是孙悟空了啊。

记得有一次,贾母讲了一个笑话。说的是一家子妯娌十个的故事。九个都拙嘴笨舌,唯有一个会说话。然后说啊,这一个呢是吃了猴尿的。

这个故事相当有意思,来,咱们详解解。如果风林秀不解,这个故事恐怕无人能解了。

刚才反复强调了,贾母是孙悟空的粉丝,所以她是非常欣赏孙悟空的。那么她欣赏孙悟空的什么呢?当然是,惩恶扬善、嫉恶如仇、助人为乐、忠心耿耿的精神了。

还有一点,孙悟空这人吧,率真。说话从来都是直来直去,绝对不会拐弯抹角,而且没有任何私心。那么贾母说的故事中,到底谁吃了猴尿了呢?当然说的是王熙凤。不过——

她这里不是讽刺王熙凤,恰恰是一种肯定和表扬!

在贾府之中,相比之下,只有王熙凤说话最率真、最敢言。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了。比如环儿抢宝钗的丫鬟莺儿的钱,回家跟赵姨娘告状,结果被赵姨娘骂。王熙凤在窗外听见了,他马上就斥责赵姨娘:他现是主子,不好了,横竖有教导他的人,与你什么相干!

凤姐说话直,难免遭人妒忌嫉恨。所以后来赵姨娘招来五鬼谋害她和宝玉。但有一句话我们应该相信,自古以来邪不压正。那些背后耍弄伎俩的人,或许能一时得意,但必定会给自己招来一世的祸害。福祸无门惟人自召,这就是害人者终究害己的道理。

贾母说王熙凤吃了猴尿了,明贬实则暗褒。一个人,唯有心中有正气,说话才会有中气。我们经常说,中气十足,就是这个道理。所以说,王熙凤的能言,并不是花言巧语,而是心中真善美的一种外在体现。她在效仿老莱子“戏彩娱亲”的时候,她说得很自然,做得也很自然。因为发自内心,所以没有任何生涩。

反观其他人呢,王夫人是老谋深算,十足的大奸若忠之人。她不是不会说话,是不愿意说话,唯恐言多语失而暴露了自己深重的心机。

邢夫人、尤氏两家的男人都是多淫多贪,所以她们在外面也缺乏那种正气与自信。

李纨孀居,儿子小更需要各方照顾,自然也不愿意多言多语。

其实贾母希望的是,这些妯娌们到了一起,大家其乐融融畅所欲言该多好啊。可是这只能是一个美好的愿望罢了。所以她用这样一个笑话来“黑”一下王熙凤。黑“她”就等同于自“黑”一样。这个笑话讲完之后,大家是不是心情顿时都放松了许多呢。

这才是一个当家人的胸怀。能明白地看清楚每一个人的心思,尽量让大家放松心情,更放下戒备之心,这就是贾母讲这个笑话的真实目的。

(4)

可以说,贾母就是贾家的这颗大树。有她遮风挡雨,树上的猴子们都可以尽情玩耍娱乐。宝玉、黛玉就是这棵树上最活泼的两个小猴子。贾母当然喜欢他们俩,但她并不溺爱,时而也会进行一些提点,并且尽可能进行一些保护。就像孙悟空一样,虽然他经常惹祸,但他活得很率真。贾母对宝玉和黛玉的感情,有时候就像看孙猴子一样,虽然经常提心吊胆,但始终掩饰不住内心的溺爱之情。

对于宝玉与黛玉的性情,贾母还是担心的。因为他们俩有些太旁若无人了。这是很容易让他们受伤的。宝玉与黛玉都是那种有不满立刻就表现出来的人。比如点戏,宝玉不喜欢立刻就发牢骚,对探春的改革不满,立刻就说她“最是心里有算计的人”。

不能不说,宝玉黛玉受《西厢记》和《牡丹亭》流毒之深。这样的书表面看说的是男女之间海枯石烂、至死不渝的爱情,但本质上则是一种无所顾忌的任性与自私。从深层次说,是作者把自己内心深处想的、而在现实中却几乎根本不能实现的一些东西,编成书来毒害青年男女。

贾母对这个社会的了解是透彻的。但透彻又能怎样呢?她是无能为力改变这个现实的。所以,她除了把自己的爱倾注给那些依偎在她身边的小猴子(宝玉和黛玉等)身上,她还能做什么呢?从这个角度来说,她倒是真希望能有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齐天大圣孙悟空,踏碎凌霄,打上南天门,把玉帝从宝座上揪下来呢。

社会风气已经是江河日下了,岂人力所能阻挡之?贾母要做的,只是让贾府这个大厦,在全社会的腐朽大潮中,尽量晚一点倾塌。也让宝玉、黛玉这两个天真浪漫的孩子,尽量晚一点长大。晚一点长大,就晚一点看到社会的丑陋和现实的残酷。但她真能保护得了双玉吗?是不能的。贾政暴打宝玉的时候,她还不是束手无策?王夫人气势汹汹查抄大观园的时候,她还不是只能无可奈何地袖手旁观吗?社风风气的整体败坏,往往同时伴随着人性的泯灭。大观园被抄时刻的贾母,大概心中只有一句话:人心散了,队伍越来越难带了。









古代 古代小说 古代言情相关词条解释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