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扯吧——奇闻异事,天下奇闻,灵异事件,奇闻怪事,未解之谜!

瞎扯吧
  •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鬼怪 > 民间老大给我讲述的几个灵异故事, 流传很久

民间老大给我讲述的几个灵异故事, 流传很久

-|分类:灵异鬼怪|2017-08-06 21:41:46| 灵异


住在山里面的一位亲戚他家隔壁有位小伙子,父母都早逝了,现在只有一个人在家,日子过得挺清苦的.后来,小伙子便一个人去广州了,90年左右那几年,全国都是很盛行外出打工的.小伙也挺能干的,在广州那边打工了几年挣了点钱,便回到老家,把老房子给推倒了,另外在村子东头找了块平地准备另修一栋小楼.我们那边民风还是蛮纯朴的,一般谁家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全村人都会来帮忙.所以呢,没过多久,那间新房子就建成了.白屋红瓦,独立的两层建筑,可谓是村子里一大亮点.小伙子高兴得办了\"房子酒\",宴请了全村人,便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入住新房了.

但是,自从入住后一连好几天,小伙子都睡不好觉,总觉得晚上睡着后,迷迷糊糊的听见有人在他耳边叫唤:哎呀,好累啊,压死我了.但是一当他醒来,仔细听却什么也听不见.他也没多想,认为大概是自己耳鸣了,可能是在外太辛苦,回来做事轻松些,自己反而不习惯了,所以也没有跟别人说起这件事情.但是晚上他还是在睡梦中听见若有若无的呻吟声,累啊,压死我了.晚上睡不好,第二天自然精神就不好,日子久了,小伙脸上开始有些疲倦之色了.

有一天小伙子在自家地里干活,刚好邻村一个好久没见的老中医,老中医看到他,便停了下来问他是不是那里生病了.不是说人逢喜事精神爽吗,他怎么反而没有前段时间健壮.小伙看有人问他话,便说了,晚上睡不好觉,总迷迷糊糊听见有人叫唤累的声音.老中医大概也是有些门路的,一听这话,便仔细算了算说,他的房子大概是压着什么东西了,建议他挖开地基看看.小伙一听觉得也有道理,如果是自己耳鸣的话,不可能每次耳鸣的声音都是一样的.于是就跟老中医约好,找个时间去他家新房子看看.老中医去了他家,在家里里外外转了转,说把床挪开,找人往床底下挖.大概挖了2,3米,便在坑里面发现了一个已经腐朽了的棺材,棺材里面是一幅白森森的骨架.巧的是,棺材的摆放位置和小伙卧室床的摆放位置时一模一样,这或许也是每晚小伙听见\"压死我了,好累的\"原因.老中医说把棺材移走就可以继续在新房里住了.但小伙吓得那里还赶继续住啊,便马上把新房重新推掉了,便又出去打工了,准备挣好钱后,还是在自己家老房子基础上重修几间房.

去这位亲戚家时,去看过那间已经被推掉的新房,砖呀,石头呀什么的都已经被村民用了,只剩下了一块地基.

雨夜龙影

我妈一直都说她也见过龙的.

我家就坐落在一条河边.那条河不大,仅仅只有10米来宽,但却是从来没有干涸过,同时离家不远有另外一条河,虽然很大但是近年来却经常断流.河的边上坐落着其他许多人家,挤挤挨挨的.现在那条河边的人家比以前更多,多得几乎都找不到去河里的道路.

那是我小学读3年级暑假的时候,我们家那时候正在新修房子。我爸在街上租了一间房子做生意,所以基本上都是我妈晚上睡在工地上看材料,而我和我姐睡在街上的租房里.修房子开始没有几天,天就开始下雨, 瓢泼大雨的下个不停,连续好几天.我记得当时街上的下水道的水都走不急,街上迷漫着一尺深左右的水.在雨停的头天晚上雨点更是大,伞根本都撑不住,上面下大雨,伞里下小雨.不过一下子第二天,天一下子就停了,只是河里还汹涌着黄黄的洪水.第二天早上我妈就来到街上跟我们说,昨晚她见到龙了.因为雨大,所以工地也停着,妈就一直呆着临时屋里.在夜里大概2点钟左右,我妈一下子被一道光给刺激醒了,她迷迷糊糊的看见有两束强烈的光从河的上游往下而来.我妈的第一反应是有人在打灯笼,但转眼一想不对,怎么可能有人在大雨之夜打灯笼夜行呢,而且这边又好多年没人用灯笼照明了.很快的,两束光从我妈眼前一晃而过,后面带着一条长长的黑影.我妈后来想想,这该是龙才对,只有龙的眼睛才会那么大,那么亮,才会浮在河面上行走的.而且这是条蛇转化成龙了,因为老家那边的传说是龙都是由蛇转化来的.一般蛇修炼成功后,就会乘着风雨之夜升天.

除了我妈之外,那天晚上临家附近的好几个邻居也说她见着两束非常亮的亮光了.可惜啊,我那天晚上住在街上,没有目睹这一盛况.不过更让我可惜的是,那次大洪水之后, 把河边的一条小水沟给冲毁了,那可是我小时候捉鱼的天堂啊.现在的残存记忆里,我后来在那条毁了的小水沟壁上,发现了一些貌似鸡爪的痕迹.

猪儿鬼

“猪儿鬼”听老人们说是猪死后,魂魄不散形成的游魂野鬼。

那是妈还在她娘家当姑娘的时候发生的事情。妈的娘家我去过,格局就是几间土房依山而建靠在一起,形成工字型,然后就是一个天井,我们哪里俗称地坝,然后猪圈坐落在地坝的对面,与住房之间隔着地坝。妈的卧房在最里面,仅靠着山体,因此一般而言,在妈的房子里是听不见猪的叫声的。但是事情却偏偏奇怪,一连好几天妈总听见在自己的窗子底下有类似猪发出的“呜呜呜呜”的声音,从天黑一直叫到天明,妈大概也是听说猪儿鬼的事,吓得大哭,但是外公他们听不见,也去窗子外面看了,但什么都没看见。没办法,妈吓得不敢睡,就去和她妹妹挤一张床。没过几天,村子里面的猪就得了猪瘟,死了一大半。

奶奶也遇到过类似的事情,也是在听到猪儿鬼叫唤后,周围的猪就开始得猪瘟,进而大片的死亡。

后来我问我妈,说猪儿鬼的事情是不是她骗我的,窗子底下本来就有一只猪在哪里睡。我妈一本正经的说,那时候她虽然也不大,但是还是能分别出猪的声音的。那声音虽然跟猪的类似,但绝对不是真猪在那里叫的,而且自己的猪都关在猪圈里面,窗子下面怎么还可能会有猪睡在哪里呢!

豆腐脑

豆腐脑大家都喝过吧,每个地方的豆腐脑特色都不一致。总体来说,北方喜欢用盐卤做成硬一点的呈块状,叫豆腐脑。南方爱用石膏制成较软更加白的,叫豆腐花。

当然,基本你去全国各地买早餐说句“豆腐脑!”不管是豆腐脑还是豆腐花,小贩们都明白。

有些地方的豆腐脑在里面放很多糖,有的则是放浆,有的则是放肉末。更夸张的放上一排小酥肉,就是干炸里脊,然后再在上面浇上糖醋汁,基本就是糖醋里脊豆腐脑啊。

河南郑州作为一个南北交通的中心,这里的豆腐脑向这里的文化一样充满了南北文化的交融。不过根据人的个性判断,这里的文化还是偏北方一点,因为豆腐脑是用盐卤做成的成块的。

但很有特色的是,如果你在河南这片神奇的土地上说要一碗豆腐脑的话,老板通常都会问你:“甜的、咸的、还是两掺的。”

咸的放酱料,甜的放红糖,两掺可不是又放酱料又放红糖,而是用豆腐脑和胡辣汤掺到一起,搅和均匀后再在上面撒上一层浓浓的辣椒油和醋,撒上葱花后,看起来基本就是红的白的外加绿的还有褐色的。这样的喝法在别的地区是很少见的,起码我很少见。

在这里说豆腐脑,除了要表达各地美食的特色都在地毯上这个意思以外,还有一个想法就是,这样的两掺豆腐脑看起来特别像摔散的脑浆。

可能有些恶心,但是真的很像,起码跟我见过的几次感觉就很相似。

09年,我的一个济南的朋友来郑州找我玩。

因为接他的路上我嘴欠的给他讲关于酒店的鬼故事,所以他打死也不去住酒店。

无奈之下,我只得为他找了一家日租房公司。日租房绝对是2000年以后的的新兴产物,无非就是让外地游客在休息时找到家一般的感觉。像这种日租房一般都在高档的小型公寓内,一大居或者一室一厅最佳。而当时做的最有名的日租房就是大石桥广场了,大家都爱叫他清华园广场,相信在郑州居住或者工作过的人都知道这个地方。

那天为朋友办理完入住手续后,我便留他一个人在房间休息,我与房主一坐电梯下楼,并且与房主去位于四楼的办公室交钱。

当我们走出电梯的时候,突然听到了“砰!”地一声巨响。我们赶快把头伸向了窗户外面。一个人跳楼了,一个穿着西服的男人跳了下来,他从高空中跳落,落在了三楼的回廊上。

在广场的三楼有一个搭起了玻璃罩的回廊,男人穿过了玻璃罩摔在了回廊当中。我们在四楼看去,就像在二楼看到地上有人跳楼一样清楚。我们清楚的看到了男人跳楼落地后的惨状。

那个男人穿着西装,但是衣襟上已经被鲜血迅速的染红了,地面上的鲜血扩散成了一滩。男人的骨头从身体里刺了出来,露在衣服外面。

最恐怖的就是男人脑袋已经摔开了,鲜血混搭着脑浆,红的、白的、绿的、还有些褐色的。

就像、就像……

“哇塞,脑袋都摔开花了,豆腐脑啊。”房主说道。

是的,就是豆腐脑。只是我的大脑,不想让我把这么美味的食物和这残忍的画面联系起来。

我听见他接着说:“我回去拿碗,然后来一碗香浓热乎的豆腐脑,你们觉得怎么样?”

周围的大部分人都哄笑了起来,有的人表示他很恶心,有的显示出对他残忍的鄙视,虽然大家都没有说出口,但是他们的表情出卖了他们。

就在那天晚上开始,奇怪的事情接连不断的发生了。

首先是在当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