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扯吧——奇闻异事,天下奇闻,灵异事件,奇闻怪事,未解之谜!

瞎扯吧
  •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鬼怪 > 我只是回老家的警察局当个实习生, 可没想到一件灵异案件差点要了我的命……

我只是回老家的警察局当个实习生, 可没想到一件灵异案件差点要了我的命……

-|分类:灵异鬼怪|2017-07-19 15:43:45| 灵异


我叫钟初九,今年二十二岁,目前是一名实习警察。

民间说有两种职业是最容易遇见不该遇见的东西的,一种是医生,一种是警察。

对于这些,我是不信的。

今天,我提着早餐准备进局子,因为平常起来得比较晚,久而久之我就养成了在工作的地方吃早餐的坏习惯,好在带我的师傅人比较宽容。

师傅老张是一名拥有二十多年经验的老刑警,各种大案破了不少,当初为了拜在他门下,可费了我家不少功夫。

一进办公室,我就感觉到今天的气氛有些不对……

老张正和局长讨论着事情,我轻轻将早餐放下,走到了同事旁边。

“秦哥,今天咋了?”老张出队一般都带着秦哥,他是老张手下得力干将。

“北城湖里又打捞上一具女尸。”秦哥有些不自然地说。

北城湖里近一年来特别邪门。

在这之前已经打捞上来了两具女尸,尸体身上没有任何痕迹,根据尸斑来看每具尸体都至少死亡了七十二小时,但是在这炎炎夏日却并没有发生腐烂现象。

不少老一辈的人都说,这是湖里水猴子做的,近年为了迎合主旋律,施工队修商业中心时把镇水神兽给挖出来了,水猴子没了压制就要要替死鬼。

反正由于将近一年没破案,民间说啥的都有,这让我们警方很是无奈……

局长离开了我们办公室后,老张拿上公文包,带着我们便衣出案。

这是我第一次跟着老张出案,自然有些紧张。

“今天我给局长立了军令状,这次再破不了案,我就提前下岗待业,不过下岗之前我得把你们通通扫地出门,省的你们吃公家白干饭……”老张在车上打趣的说道。

但大家心情都挺沉重,这次如果还破不了案,谁都没好果子吃。

到达现场的时候,隔着老远警方就拉起了警戒线,周围也有些人围观。

一下车,一股像是冰箱里的肉,腐烂长蛆后的味道迎面扑来。

当即,我就捂上了口鼻……

“别捂,以后这味道还得闻很多。”秦哥轻扯着我手臂。

我转头看向他们,发现老张等人都只皱了皱眉头,心里不由得暗暗佩服。

“这次的情况和上次差不多。”一个穿着大白马褂戴着口罩的中年人走过来说道。

这个中年人叫刘渊,是局里最牛的法医,这些年配合着老张破了不少大案。

老张听了这话,下意识皱起了眉头,随即抬脚朝着尸体走去。

我拿着一个小笔记本,小步跟上。

我属于胆子比较大的那种人,不过第一次见尸体,还是有点紧张。

越是接近,那股腐臭味道就越是浓烈,我甚至眼泪都下来了。

这具女尸通体泡得很涨,仿佛一戳就爆,穿着过膝红色连衣裙,看不出长相。

只见老张蹲下了身,仔细的观察着,而老刘则在旁边解说。

“死者年龄要经过详细检查才能出来,死亡时间大概在62小时至72小时内,没有明显外伤,死因不明,不过……还是有那个痕迹。”

听到这里,我赶快将老刘说的这些记了下来。

老张眉头皱成一个八,轻轻将女尸的左脚裤腿拉起,只见女尸脚腕处有一道淤青的手掌印。

我瞬间寒毛耸立,脑袋里顿时浮现出一个又一个民间小故事。

“叫人来吧,这事不能拖下去了。”老张简单的冲秦哥说了句。

“好。”秦哥走到旁边打起了电话。

我闭着眼睛强行压下了情绪再睁开时,却看到地上的女尸嘴角裂开,仿佛对着我诡异的笑了笑。

“啊……”我大叫了一声。

“咋了?”老张拉了我一下,等我回过神,却发现女尸一切如常。

“师傅,没事儿。”我抹了一把冷汗,长出了一口气。

大概半个小时后,来了一位据说是这城里小有名气的阴阳先生。

这位先生姓周,名简慧,年龄约摸在五十岁上下,穿着一身青色褂子,嘴上两道胡须微微泛白,脸色比较病态,我站那儿一看,好像真有点模样。

刘先生一来,老张便带着我迎来上去,“先生,这次麻烦你了。”

“看看再说。”周先生摆了摆手说道。

他脚步刚抬起准备往前走,但打量我的那一瞬又顿了一下。

“这是你徒弟?”

“嗯,今年才来的刑警队,大学刚毕业,怎么了?”老张开口说道。

“没事儿……”周先生欲言又止,盯着我。

他这眼神看得我心里有点发毛,感觉怪怪的。

“先生……”我也开口喊了周先生一句。

“先看案子吧。”周先生仿佛刚回过神一般,抬脚往前走去。

因为要保护现场等着取证,所以那具红衣女尸一直没人动。

只见周先生直直的朝那膨胀成球的女尸走过去,定定的看了三秒,从荷包里摸出了一张深黄的符纸,贴在了女尸右肩。

“哗啦……”符纸刚刚贴上,随即又掉落了下来。

周先生随即脸色大变,苍白的额头上瞬间起了豆大的汗珠,而周围的气氛,也随着他的反应变得凝重起来。

“非礼勿怪……”周先生朝着女尸打了一个稽首,做了个道家手势,似乎是在告罪。

我没看懂,刚想开口,旁边的秦哥拉了我一把,“仔细看就行了。”

“噗…啦…”女尸的左肩衣服被一把小桃木剑挑开,那膨胀曲折得有些让人反胃的肉皮出现在了众人眼中,即使如此,上面一个深青色的小点还是引起了我的注意。

“果然如此……”周先生叹了一口气,“张队,这件事儿我管不了……”

说罢,周先生缓缓起身,走出了女尸身前三米范围之内,再次打了个稽首,“无意冒犯,望不怪罪。”

就在这时,让我寒毛耸立的事儿发生了,似乎是为了回答周先生的话,那张原本飘落在地上的黄符纸被一阵风吹起,定定落在了周先生面前,不偏不倚。

而周先生面容苦涩的笑了笑,却没多言,老张连忙带着我们一票人追上了周先生。

“先生,这是怎么了,连你也……”老张开口朝着周先生问道。

据说前两具女尸都有阴阳来看过,可是看过之后也不愿多说,搞得神神秘秘的。

“也罢,反正都是命……”周先生朝着女尸的方向看了一眼。

“这个案子你们不要往下查了,牵扯下去,对你们不好。”

“为什么?”老张开口问道。

“这样说吧……”周先生沉默了一会儿说,“一个活人,他是有两盏灯的,一盏在额头天门,一盏在肩上,男的是左肩,女的是右肩,一般人死亡以后,他两盏灯都会灭,而你们看到的这具女尸,她先天就没有肩灯,也就是活不过二十五岁的残命……”

“天是公平的,这种人活不过二十五岁,但她在死后,肩上这盏灯会点燃,直到头七过后熄灭,这也表示着,她的那口气儿要头七过后才完全掉下去,可这具尸体,头七没过,灯也没有了……”

说到这里,周先生将老张叫到了一旁,不知说了些什么。

说实话,我对于周先生所说这些也就信了三分。

来警局这些日子,我发现局里好多人都有点迷信思想的意思,三供五常基本算是标配,即使老张,我在私下也看见过他车里有个跑马张飞。

几分钟过后,老张脸色不好的回来了,将一块玉佩塞到了我手里。

“师傅,怎么了?”我望着玉佩,有些不解的问道。

“周先生说和你有缘,结个善……”老张有些心不在焉的回答了句。

我心里想着,现在连阴阳先生贿赂都整得优雅了,随手将玉佩放进荷包。

“师傅,这案子咋整?”

“通报上级吧。”老张叹了一口气,随即说道。

现场取证完成以后,老张指挥着人将尸体给搬上了警用灵车,回到了局里。

虽然周先生嘱咐过叫我们别在查这案子了,但这根本不可能。

这种案子是最容易影响群众们的,不是说安全问题,而是思想上面的东西。

我们就算不想查,在社会上的舆论下,也必须查下去,而且我也没太把那些神神鬼鬼当回事儿。









灵异 灵异小说 灵异吧相关词条解释


老张:;
女尸:;
我就:
       
  • 复制本页网址